您好,欢迎来到江苏钢沃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网站!

咨询热线:

0510-85215123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动态 > 正文

公司新闻

全国热线

0510-85215123

牵动万千矿山企业的铁矿石资源税调整终于落地

发布时间:2019/5/9 12:03:55 作者:江苏钢沃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牵动万千矿山企业的铁矿石资源税调整终于落地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此前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确定,为改善铁矿石企业生产经营环境、促进结构调整、支持上下游产业协调发展和升级、保障国家资源供应安全,自5月1日起,依法适当下调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减按规定税额的40%征收。至此,牵动万千矿山企业的铁矿石资源税调整终于落地。  中国铁矿石资源税征收始于1984年,1994年后调整为从量定额征收,征收范围为每吨2元-30元,并根据矿山不同类型和等级来给予不同的征税标准。2002年铁矿石资源税下调,按规定税额标准的40%征收,2006年重新向上调整至60%,2012年上调至80%。由于中国铁矿石品位普遍较低,平均品位在20%~40%之间,每生产1吨63.5%品位精粉需要1.58-3.175吨原矿,每吨精粉应缴税额为26元-63元。此番“减按规定税额的40%征收”之际,国内铁矿石商品期货3月至今已暴跌两成,铁矿石价格创十年新低。  国际上,铁矿石价格一路走低,反观国内,成本居高不下。虽然我国铁矿石储量居世界第四,但矿石含铁品位平均只有31.3%,贫矿石占全部查明资源储量的98%,绝大部分铁矿石须经选矿富集后才能使用。低价之下,国外矿企凭借优质资源、更低成本仍可保持相当利润空间,而国内矿企则举步维艰。业内人士指出,十年来,国内铁矿石生产成本一直居高不下,这并非国内矿产资源储备不够或开采技术落后,而是因为高昂的资源税费。此次铁矿石资源税下调,也是给价格和行情均陷低谷的中国铁矿石市场带来一丝希望。  可降低成本,但提振有限  在我国,矿山企业缴纳的税费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矿山企业须缴纳的特定税费,也称作资源性税费,另一类是对企业生产经营普遍征收的其他税费。业内人士向记者解释,虽然资源属于国家,但地方政府也有一定自主权,从增加地方财政的角度,可能会加入一些杂费。去年12月,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曾公开表示,中国铁矿石的税负是全球最高的。  事实上,中国矿山的税负水平在全球来说,原本就属于最高水平。资源税、资源补偿费、所得税、增值税等各项费用加起来,中国矿山的总体税负水平平均为20%~30%。加之中国矿企开采成本基本高于100美元/吨,近乎达到全球第四大矿企FMG到岸成本的2倍,中国矿企的竞争力可想而知。而由此导致的后果是,大量进口矿石蜂拥而入。据中钢协数据,2014年中国进口铁矿石9.33亿吨,同比(比上年同期)增长13.8%。中国铁矿石的对外依存度进一步提高到78.5%,同比提高9.7个百分点。  此次铁矿石资源税改革,从表面上看可以降低企业成本,然而对国产矿山目前现状的改善可能是杯水车薪。  “根据之前的政策,根据不同等级,铁矿山资源税征收标准为每吨原矿14元-24元,暂按80%征收,即每吨原矿征收资源税11.2元-19.2元;若按选矿比3.3∶1测算,每吨精矿的资源税处于33.9-63.36元/吨之间。如此算来,5月1日之后,资源税减按40%征收,铁矿石企业的税负将下降16.95元-31.68元/吨精矿。据统计,目前国内矿山企业每出售一吨铁精粉平均亏损200元左右,相对于这个亏损值来说16.95元-31.68元的下调幅度只能说是九牛一毛,并不能从根本上将国内矿山企业解救出来。所以国产矿市场的寻找春天之路还很漫长。”卓创资讯矿业分析师张欣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道。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降低税负对矿山企业是利好消息,但在目前供大于求的背景下,资源税的调整对企业成本影响有限,企业很难依此走出困境。  中宇资讯钢铁分析师张沙智告诉记者,通过此次调整,缓解了国内矿企生产经营压力,降低了生产成本,但在矿价频频刷新低的背景下,此轮调整对矿价及企业难以形成实质影响。  对政府而言,后期更重要的是加大调整力度,取消地方性的不合理收费。促进企业的兼并重组,提高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发挥市场资源配置作用,合理淘汰部分与市场不相适应的企业。  政策助力 企业也需自省  中国钢铁协会常务副会长朱继民表示,走出困境,一方面需要国家调整财税政策,也需要矿山企业眼睛向内,提质增效。去年以来,不少国内矿山已经开始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调整工艺流程和矿石品位结构、压减不合理支出等措施来降低成本。  已开征30多年的资源税,一直存在着平均税负低、计税调节机制不灵活、征收范围狭窄等问题。自2011年起,我国开始逐步推行资源税改革,即由从量变为从价计征,并逐步推进相关资源品的清费立税改革。从而促进自然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生态环境保护,并进而加快中国发展方式的转变。  中钢协副会长张长富此前表示,税费负担日益过重严重影响到国内铁矿山发展和正常生产经营,影响到进口铁矿石价格的合理回归,也影响到钢铁行业的盈利能力。要打造中国升级版矿山企业,就要“放水养鱼”,减轻矿山企业税负,进而提升国内矿山企业的竞争力。  此次下调铁矿石资源税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意在“托市”,李新创表示,矿业企业面临的不只是简单资源税的问题,而是整体的税负偏高问题,目前达到25%~30%,而国外矿企的综合税负仅为10%左右;另外,由于国内整体资源状态的问题也导致矿业竞争力与国外矿企差太远。  铁矿石资源税调整还有一个初衷就是遏制目前进口矿与国产矿比例的差距进一步扩大。减税毕竟还是在保护国内的矿山,国内的矿山能维持一定的量,对外依存度保持一定的水平是符合国家利益的,如果国内矿山全搞倒闭了,国外的矿山垄断了这个价格之后也是非常麻烦的。  在成本高企、价格低廉的情况下,即便是拥有下属矿山的钢铁企业,也更倾向于购买进口铁矿石。这让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数字:我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进口铁矿石占到国际铁矿石贸易份额的六成以上;2014年,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78.5%。业内人士分析称,若铁矿价格继续走低,对外依存度还可能高过80%。朱继民指出,如果我国保持住4亿吨左右的精矿年产量,对外依存度可保持大体平衡,至少不会失去对国际垄断矿山企业的话语权。如果依存度继续上升,形势可能发生根本转变。  由于我国铁矿品质差,在国际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的背景下,我国铁矿石的进口依存度急剧攀升。这也催生了国内对进口问题出现两派意见:一种是鼓励多用进口矿,尽量少采国产矿,以减少国内矿山开发和钢铁生产带来的节能环保和生产成本压力;另一种认为,我国应该保持一个相应的国产矿比例,如果全部依赖进口矿,未来或将出现国外矿山哄抬价格,进而影响国内钢铁行业发展。  对此,有专家指出,一方面要支持企业境外掌控开发资源,使得海外铁矿权益矿占我国进口矿的比例达到50%以上;另一方面可考虑支持企业在境外建设钢厂,缓解国内钢铁产能过剩的压力。  虽然国家从政策层面给企业减轻一定的压力,但目前矿山企业已经是积重难返,仅仅通过外力助推是不够的,企业还应当从自身做起,逐步改善。刘智强认为,有些小的矿山该关停的就关停,自然有一些生存能力比较强的矿企还是能生存下去,要靠市场、靠企业自身去调整、洗牌,即便政府推出好的措施也改变不了根本的问题。  真正能让国内矿山活过来的,首先,就得靠价格把一批规模小、品质差的矿山给淘汰掉,比如那些选比在10以上,乃至20、30的矿山,天生的采选成本就高出一大截,先天不足,后天难补,只能淘汰掉。其次,得加强资源整合,很多矿区,虽然是一个矿脉,一墙之隔,但是同时有多个企业在开采,规模做不起来,成本也难下去。经过黄金(1186.60, -3.70, -0.31%)十年历程之后,矿山企业过了一段富日子,之后要采取措施,过穷日子、紧日子。转变不容易。还是要眼睛向内,千方百计采取措施,降低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国内一些客观条件限制。无论从现金成本等,哪个方面去比较都比国外的企业要高。从人力成本上、财务成本上,还有很大的降低空间。  税改启幕 未来将全面实施  铁矿石资源税改的实施,是中国第三次大范围推进资源税改革,前两次分别是2011年11月和2014年12月,针对油气和煤炭进行的资源税改。不仅如此,国务院近日还决定实施稀土、钨、钼资源税改革,促进理顺资源税费关系。这无疑是我国资源税改革的又一次扩围与提速。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启动对各类资源的税费改革,是推进企业减负的有力之举。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日前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明确表示:财政部门将加快财税体制改革。其中,资源税改革将在未来五年全面实施。谢旭人指出,“十二五”期间将通过调整增值税和营业税征收范围、合理调整消费税范围及税率结构、逐步建立健全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全面实施资源税改革、研究推进房地产税改革等举措,积极构建有利于科学发展的财税体制。  其实“十二五”规划已对资源税改革提出了总体方针,即“适当提高资源税税负,完善计征方式,将重要资源产品由从量定额征收改为从价定率征收”。对于资源税改革,目前国内基本达成共识,即对价格波动比较大的矿产资源,改成从价定额征收,并在资源品价格走低时推出。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在资源领域已经有多个重要资源品种进行了改革,包括煤炭、天然气、铁矿石等一些品种都有了相应的改革措施,这将给其他品种资源的税改带来一定的帮助。从目前资源领域的发展情况看,现阶段推出相关资源的税制改革是一个良好的时机,当资源产品价格处于比较低的态势下,推动资源品种的税制改革,不会助推相应资源品种的价格过快上涨,所以目前推动各个资源品种的税制改革将为日后的全面深化改革打下基础。  当前,随着自然资源消耗日益严重,资源税的地位逐渐凸显。资源税与其他税种配合,有利于发挥税收杠杆的整体功能,因此资源税的改革对我国税改的整体进程有一定促进作用。资源税改革是我国整体税改的一个重要环节,同时也对整体税改有反推作用力。  作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变的关键环节之一,资源税改革自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标杆”意义。由于石油、煤炭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因此推进石油、煤炭资源税改革,成为撬动我国能源结构调整的重要支点。在石油,煤炭税改之后,铁矿石,稀土等其他资源的税费改革也在逐步展开。此前也有专家指出,接下来下来最核心的资源税改革很可能就是水资源的税制改革。资源税改革将成为中国资源价格市场化改革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