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山东裕鑫盛钢材有限公司网站!

咨询热线:

0635-8887168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 正文

公司新闻

全国热线

0635-8887168

国内货币政策的调整对于钢铁行业负债调整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9/5/9 12:02:53 作者:山东裕鑫盛钢材有限公司

国内货币政策的调整对于钢铁行业负债调整的影响5月10日,央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幅度为0.25个百分点,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这是7个月内以来,央行第3次降息,前两次降息分别为2014年11月和2015年3月。而不久前,4月20日起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此外,央行还针对部分行业采取了额外的降准。本次降准是今年继2月份之后的第2次降准,也是自2008年之后,6年多来的首次降幅达1%的降准。钢铁行业为传统高负债行业,在宽松货币环境下能否促进钢铁生产企业降低负债率,本文主要通过货币政策影响因素以及上市钢企财报进行分析。“稳健”货币政策趋向宽松现状及历史回顾及展望。翻阅近10年的历史数据可以发现,央行对于货币政策趋向基本没有出现过“一击即中”来达到预期效果,而往往通过“组合拳”的方式达到最终总量控制的效果。从图1不难发现,近10年来整体利率市场经历了2轮波动,均呈现阶梯式运行态势。从近4次操作来看,整体利息下浮维持小幅并多次下调,并且贷款和存款利率均仍有一定下调空间。而然自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通胀,央行为了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一直在不断地上调存准率,同样经历2轮明显的调整。我们再看图2,从中不难发现,2011年6月金融大型存款准备金达到最高21.5%后开始下滑,经过此次降准之后,我国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回落至18.5%的水平。从近期公布经济数据来看,PPI同比下降4.6%,环比降低0.3%,PPI维持低位说明工业通缩形势严峻。此次进一步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推动社会融资成本下行,未来整体货币政策维持宽松,其目的是支持实体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从目前贷利率与存款准备金近10年间数据来看,利率下调空间较为有限,而主要通过浮动空间来刺激利率市场化为主;而降息空间较大,若5月份数据并未出现明显改善,市场或将进一步提升降低存准预期。从5月10日的全面降息来看,货币宽松周期或将持续,通过增强市场资金有效流动性来刺激需求释放将成为后期市场的“新常态”。并且增加利率的浮动区间,致使银行对于利率制定决策出现分化,增强市场对于利率影响因素。“央妈”的利率大手逐步退位于幕后,伴随着浮动空间逐步扩大,利率市场化将逐步实现。图1 金融机构存贷款利率数据来源:上海钢联云终端图2 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比率数据来源:上海钢联云终端货币政策对于钢铁行业的影响。钢铁行业作为传统高负债行业对于货币政策较为敏感,因此降息与降准对于钢铁行业影响较为不同。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银行对任何行业的贷款都持比较谨慎的态度。2014年3月,银监会就明确表态要对过剩产能行业实行严格的信贷控制。钢铁行业作为产能过剩“大户”,银行对其收紧信贷也不可避免,因此,即使降准增加银行资金的流动性,钢铁行业也很难获得大量资金的注入。而此次降准对于钢铁行业下游的地产行业具有一定利好因素,但考虑到房屋库存维持高位以及楼市拐点已现,1-4月全国房地产房屋新开工面积35756万平方米,下降17.3%,地产新项目开发增量有限,所以,降准对于钢铁行业利好亦较为有限。而降息则明显利好于钢铁行业,作为传统高负债行业,降息直接降低财务税费,有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降息通道打开之后,将催生人民币贬值预期,改善我国外贸出口环境,有利于钢铁出口。2014年全年钢材出口量近9400万吨,而2015年1季度钢材出口同比再度大幅上升40.6%。降息有利于贬值通道打开,提升出口预期。总体而言,宽松货币政策有利于缓解钢铁行业供需失衡的矛盾,虽然难以在短期内直接对钢铁行业行成直接的带动和影响,但利好将体现在市场信心层面。更为主要的是,通过带动下游用钢行业的建设提速来刺激钢铁需求加速释放。一大批稳增长的投资建设项目已经或者即将进入施工阶段,钢材需求量上行窗口或将率先打开,缓解国内市场的供需矛盾。钢铁行业上市公司自身带息负债变化钢铁行业在整体供需失衡的大背景下,降低行业财务费用、改善盈利水平或成为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命题。去年,钢铁生产企业普遍加大降低企业库存及原料库存力度,以降低负债水平。以37家上市钢企财务报表作为样本,整体钢铁上市公司负债率维持在66%的高位,较去年68%略有下降。以下主要通过带息负债为核心进行简析。钢企带息负债总额维持高位,降息利于盘活资金。降息对于钢企的带息负债有着直接影响,而带息负债主要包括:短期借款、应付利息、一年到期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与应付债券。在最新的2015年1季度财报显示,上市钢企总计带息负债5937.9亿元,而带息负债比46%,占据整体负债比重较大。今年连续两次降息合计达到0.5%,那么对于37家上市钢企合计减少利息支出29.7亿元。而2015年1季度全行业主营业务亏损110亿,而2014年全行业实现利润310亿元,行业景气度环比有所恶化。此次降息有利于降低行业的财务费用,改善行业的盈利水平。通过进一步的带息负债历史变化情况中不难发现,虽然带息负债自2011年6月的5047.9亿元以平均每季度上行1.2%上升至近期,而带息负债比则逐步回调(见图3)。从整体供需矛盾失衡的角度而言,供给产能明显偏大,钢企必须适应这种市场变化而避免盲目扩张从而增加负债。而对于带息负债比经行有效控制,以防止负债所产生的利益进一步增加企业负债负担。图3 上市钢企带息负债情况数据来源:上海钢联云终端带息负债近期结构变化。对于带息负债的组成经行结构分化进行分析,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与应付债券为主要融资途径成为整体负债表中主观的自变量,而应付利息与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则是对于前者的因变量。那么,对于带息负债的控制主要通过对借款与债券的控制。针对上市钢企对于融资渠道进行简单的统计分析,相关报表可见,37家钢企中有20家并未发行债券,其中有7家钢企同时并未涉及长期借款,其分别为玉龙股份、沙钢、金洲管道、杭钢、宝鼎钢铁、常宝和大冶特钢,并且这些企业的负债率均低于50%。长期借款与应付债券虽然能获得长期稳定的资金,然而相对利率较高,并且灵活性偏弱。因此,若钢铁行业降低负债率,必须先逐步控制长期借款与应付债券的增量。对于涉及短期借款和长期结构趋势变化,钢企一般明显倾向于短期负债。报表反映有20家钢企短期借款同比增速高于长期借款同比增速,其中8家钢企均实现了短期借款与长期借款的双降。从财务分析角度来看,短期借款优势在于利率相对较低、相较长期借款更灵活,借款数额可根据需要调整;而相对风险则是断贷风险,稳定性偏弱。目前,国内整体步入货币宽松环境,因此,短期借款更加适合现状。整体钢铁行业降低负债率必将是一个长期过程,从长期负债转入短期负债,通过整体公司盈利进行债务偿还。总结:当前中国经济增速依低迷促使货币宽松成为近期的“新常态”,而传统的钢铁行业能否借此“东风”降低整体行业负债率,或为未来较长时间所有投资者及政府所关注。从本轮统计另一组数据显示,37家上市钢企对于金融资产持有率明显增加,有33家公司持有一定量的金融资产。无论是投资性股票或者套期保值性的期货,合理运用金融工具同样具有增加资产与利润的可能,以降低整体行业资产负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