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江苏钢沃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网站!

咨询热线:

0510-85215123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正文

公司新闻

全国热线

0510-85215123

钢铁转型开出了“3+5+6”产业格局的破解药方

发布时间:2019/5/9 12:02:03 作者:江苏钢沃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钢铁转型开出了“3+5+6”产业格局的破解药方距北京195公里的河北省东北部,小城迁安拥有许多光环——连续10年位居河北县域经济综合实力之首、亚洲最大的线材生产基地、河北省唯一的国家级园林城市。许多第一次到迁安的人,往往会因穿城而过的滦河河水、高度绿化的城市环境,而忘记这是一座北方城市。行走在迁安宜人的环境中,只有“钢城大桥”、“钢城路”等地标还在提醒着:这是一座依矿而起、因钢而兴的资源型城市。依托丰富的铁矿资源,迁安钢铁工业近10年快速发展,全市经济总量的60%和税收的2/3来自钢铁、矿山行业。近年来,迁安努力改变“一钢独大”的产业结构,打造综合的现代产业体系,并努力打造“首都东边一座成长在水里的城市”的新名片。日前,京华时报记者走进迁安,感受这座钢铁重镇的转型历程,看它如何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大背景下进行“二次创业”。□因钢而兴十年列河北县域经济之首“如果只想着挣钱,在那么多选项中,我不会选择现代农业。”48岁的迁安人张秋民坦言。7月盛夏的一个午后,张秋民来到自己的红酒庄园,与工作人员品尝外地寄来的红酒样本。酒庄内的生态菜园中,他的妻子正顶着阳光,摘取自种的豆角和西红柿。“我没想成为所谓的儒商,本质上还是跟以往一样,只不过现在更想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品牌。”张秋民说的“以往”,是指他自小北上打拼造就的粗犷豪放、敢想敢做的性格,曾以开矿、做矿粉加工厂发家的经历,让他作为“矿老板”,成为迁安先富起来的那一拨人。张秋民的故乡迁安历史悠久,曾被授予“中国轩辕黄帝姓氏文化之乡”称号。改革开放以前,迁安是河北有名的贫困县。1980年,迁安全县工农业总产值只有7.67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不足百元。直到“七五”期间,迁安大办“三个工厂”(以铁矿资源开发为重点的“黑色工厂”,以山滩资源开发为重点的“绿色工厂”和以劳动力资源开发为重点的“家庭工厂”),才让全县经济实现快速发展。正是在那个时候,18岁的张秋民离家北上打工,挖过煤、打过工、开过小商店。“我真正成为所谓的‘矿老板’是在秦皇岛青龙县。”张秋民回忆,2003年前后,他在青龙经营一家宾馆,发现有资源可以开矿,便投资2000余万元,开了一家年处理原矿400万吨的矿场。“那时处于整个产业的初期上升阶段,赚钱不难。”张秋民说,毕竟人在他乡,各个方面都会有所限制,2005年,他将矿场出手,回到故乡迁安。那时,迁安已经因钢铁而兴,位居河北县域经济综合实力首位。投资1000万元成立民祥工贸有限公司,一个年处理30万吨铁精粉深加工的工厂成了张秋民的事业重心,让他参与到了迁安市钢铁产业的火热发展中来。在迁安,张秋民的加工厂算中上规模,钢铁产业最火热的那几年,这个加工厂给他带来了可观的经济利益。“2005年,一吨铁精粉的价格是三四百元,后来价格连年上涨,最高时达到每吨1200元。”张秋民说,最好的时候是在2007、2008年前后,销售供不应求,大伙儿都瞧准时机加入其中,大大小小的工厂开了不少。采访中,张秋民并未透露那几年来的具体收益。但和当地许多“钢老板”、“铁老板”一样,他的一家四口最早入住了当地最好的小区,也是当地较早开上好车的一批人。钢铁行业火热之时,迁安的决策者们冷静下来,他们意识到“一钢独大”的局限性。市委书记李忠表示,钢铁行业对资源高度依赖,又是典型的高污染、高耗能产业,迁安产业结构过于单一,钢铁行业的GDP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90%。“如果不着眼长远、未雨绸缪,像某些资源型城市那样,等资源枯竭了、一些工人下岗失业了再转型,就为时已晚。有产业互补,才可以做到东方不亮西方亮,丢了南方有北方。”李忠说。□转型思路提出“依托钢、延伸钢、不唯钢”2010年,迁安召开市委全会,如何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成为会议主题。“开会前,我们用了几个月进行调研,包括在家里关上门讨论和走到南方地区开阔眼界。”李忠介绍,全会提出了“四五”转型攻坚计划,围绕着在哪转、往哪转、靠谁转,做了全面的安排部署,提出“依托钢、延伸钢、不唯钢”发展思路。与此同时,在钢铁行业打拼多年的张秋民也逐步意识到,不能再简单靠加工厂发展下去。他为自己的再次创业定下一个基本原则,“一定不能是简单依靠资源、获得短期利润了,而是要想着怎么长久的、可持续发展下去。”2011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张秋民与几位葡萄酒酿造专家相熟成友,得知迁安部分地区与法国波尔多市同处于葡萄种植的“黄金地带”,地理位置正适合赤霞珠、品丽珠、西拉等酿酒葡萄的生长。很快,一个葡萄酒酒庄的整体规划图便在有着丰富从商经历的张秋民脑海中展开。下定决心,说干就干,张秋民将铁精粉深加工工厂的车间转让出一半,为建造酒庄准备资金。2011年4月,在迁安市几经选址,张秋民最终在迁安市南部,紧邻京哈高速迁安出口和高铁滦河站的龙山谷地再次出发。通过流转和买断土地,酒庄占地面积达799亩,其中葡萄种植面积300亩。张秋民说,迁安市政府为酒庄的发展提供了大力支持,在酒庄门口修了2公里路,并提供投资补贴,“每年投资超过1000万,政府就会补贴给我100万。”据他估算,目前已从政府方面获得两三百万元的补贴。除了对转型企业家的大力扶持,迁安市也对落后企业有着强硬态度。2013年,国务院提出全国范围五年内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其中6000万吨落在钢铁第一大省河北。河北对目标进行了分解,迁安所属的唐山市要承担削减4000万吨钢铁产能的任务。迁安的压力不言而喻。为了压减过剩产能,迁安对单体钢铁企业制定了较高的环保标准,对钢铁企业的生产水平、环保能力做出了量化的要求。迁安市市长张淑云介绍,迁安对单体钢铁企业的生产能力100万吨以下的,高炉400立方以下的,转炉25吨以下的企业已经进行淘汰。在迁安力推产业转型的同时,钢铁产业本身也开始出现下滑。在钢铁行业打拼十多年,经历了当年的供不应求到如今的产能过剩,张秋民已不愿多谈往日钢铁行业的红火景象。在张秋民看来,迁安实施产业转型,就好比他为了减去常年困扰自己的啤酒肚,开始饮普洱、减餐量,“肯定是会有些难熬的,但为了健康必须这样。”正经历产业重心转移的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铁精粉价格已回落至每吨四五百元,几乎与他记忆中2005年的价位持平,“售价不变的基础上,人力、水电等生产成本都在增加,已经没有了利润空间。”从去年到现在,张秋民的铁精粉加工厂已亏损超过3000万元。如今,张秋民几乎不再往铁精粉加工厂投注精力。“厂子这么多年已经很稳定了,这两年不挣钱,我也没必要盯着。有人打款,我就卖货,不买我也不会想着去推销。”他已开始计划,在两年内把铁精粉加工厂关停。较早主动从钢铁行业中抽身的张秋民并不是一个人在经历转型阵痛。与他相比,一些落后的企业面临着最为被动的境地:被关停淘汰。记者了解到,目前,迁安市已累计淘汰落后钢铁产能近千万吨。仅2014年,就压减了炼铁产能104万吨,炼钢产能209万吨。□经历阵痛财政收入连增数年后大幅回落压减钢铁产能带给迁安的一系列影响,直接体现在政府的财政收入上。“2010年,我们财政收入是65个亿,2011年达到78个亿,2012年达到91个亿,但是到了2013年回落到76个亿,2014年回落到67个亿。”李忠说。“从这个曲线上,你能看出迁安在经受着什么样的阵痛。”李忠表示,矿山和钢铁两大产业财政收入下降的幅度更大,而财政收入下滑能控制在这样的范围内,也正是这四五年的转型取得了一定成效,其他新兴产业能起到一定的替代作用。李忠表示,目前迁安的财政收入结构还是“三分制”,基本上矿山三分之一,钢铁三分之一,其他行业全部加起来占三分之一。“2010年,矿业和钢铁创造的GDP占到90%多,现在占到70%,产业结构正在向多元化发展。”他坦言,新兴产业的培育确实需要时间。7月28日下午,记者来到张秋民的龙泽谷酒庄,除了望不到头的葡萄园和生态蔬果,这里还已建成了山泉水工厂和红酒别墅,可以承接小型会议,山泉水也即将推向市场。“我刚来到这个山谷的时候,看到的可以说就是一片荒地。”张秋民说,对比开矿、办加工厂时的自己,心态已经改变了很多,“不是着急挣钱了,而是想着怎么能把品牌真正打造出来,做能够有传承的东西。”在酒庄内,张秋民开设了红酒文化展厅。近期,他还在和河北当地媒体策划,投资冠名一个才艺比赛,“一定要高端一些,做得不好还不如不做,钱不是问题。我想让选手们在周末来参赛,晚上在酒庄居住,白天参观迁安的风景,回去再宣传我们这里。”张秋民明白,帮助迁安提升知名度,也能帮助到酒庄的发展。4年来,经过不断的学习发展,张秋民的葡萄酒庄已经成为唐山地区规模最大的红酒庄园,被评为唐山市重点农业龙头企业。产出的红酒也已经在迁安当地有了较大知名度,各大商场超市都能买到来自龙泽谷的红酒。工作人员介绍,项目计划总投资3.5亿,目前已经投资1.6亿,除了自建的300亩葡萄园,还与周边的村民签订了500亩签约葡萄园,带动了周边上千户农民增收。下一步,张秋民的销售团队将继续在各大省会城市打开市场。和张秋民的转身一样,迁安市的整体转型也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市政府为钢铁转型开出了“3+5+6”产业格局的破解药方,即积极打造精品钢铁、装备制造、现代物流3个千亿级产业集群,煤化工、包装建材、节能环保、食品医药、高新技术5个百亿产业板块,休闲旅游、教育培训、健康养老、科技研发、文化创意、总部经济6大服务业。为了推进这一战略,迁安成立了14个各由一名县级领导挂帅的工作领导机构,分解具体目标,明确工作措施,量化时间节点,确保每个产业都有年度目标、有招商推进措施、有重点建设项目、有接续洽谈项目和具体的奖惩办法。□对接京津借势滦河建设生态文化产业园迁安市委书记李忠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对迁安而言是最大、最现实、最不可错失的历史机遇。迁安正处于爬坡过坎、攻坚转型的关键时期,面临着诸多困难和挑战,单纯依靠自身力量难以有效应对,必须要借势借力发展。对接京津方面,迁安在交通、技术、产业方面都有优势。李忠介绍,迁安西距北京195公里、天津160公里,正处在中心城市200公里有效辐射半径之内。随着津秦高铁的正式通车和京唐城际高铁的加快建设,迁安已经融入了通达京津的“一小时通勤圈”。而迁安山水融城的特色优势、园区平台的承载优势,也将增加迁安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竞争力。迁安市市长张淑云介绍,按照规划,迁安市西部工业区、东部工业区、北方钢铁物流集聚区承载二产发展;依托大小近20多个岛屿、总面积50平方公里的滦河生态文化产业园区承载集聚现代服务业发展;138公里的西部森林绿道、北部长城山野绿道、中部山水融城绿道和东部滨河田园绿道“一横三纵”4条绿道成为统筹城乡发展的载体。园区、城市、绿道成为迁安转型的有力支撑。滦河生态文化产业园是迁安目前重点打造的城市名片。迁安决策者们挖掘河北第一大河穿城而过这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沿河布局、跨河发展、转型提升、城市扩容”,以滦河为中心,迁安将中心城区规划为“一河两区两城”,即以滦河生态景观为核心,以河西区为产业支撑,以河东区为服务依托,重点建设以总部经济、产业研发、养生养老为一体的绿色城市定位的右岸新城和以发展休闲养生、文化创意、高端居住产业为重点的滦河生态城。□转型样本企业转型花重金产品增值近两倍上月底,记者来到位于迁安市西部的思文科德集团旗下的薄板科技有限公司。宽阔整洁的厂房内,工人们正进行轧钢、褪火、精整、涂镀等工艺流程。工作人员介绍,这里有一条80万吨全流程精品冷轧生产线和一条20万吨镀锡板生产线,这些薄如纸张的超薄带钢可广泛应用于电子、建筑、汽车等领域。目前这两个项目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上百亿元,利润十多亿元。薄板厂只是思文科德集团一部分产业。记者了解到,思文科德正是一家以资源开采起步,通过转型发展,逐步跨入钢铁粗加工行业,再进入精深加工领域的科技企业。集团前身、迁安市思文科德金岭矿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下辖两座露天采矿和两个选矿车间,是一家集采、选、运于一体,年产值百亿元的中等企业。2009年,集团购买了迁安市沪久管业有限公司,开始涉足钢铁粗加工行业。“2009年前后,金融危机的影响日益加深,全国钢铁产能饱和,企业发展走向低谷。”思文科德集团董事长李民介绍,在政府的鼓励、引导下,民营企业积极开展二次创业,走精品钢铁、高端钢材的路线逐渐清晰起来。2011年,正值钢铁业遭遇寒冬,思文科德转型思变,投资42亿元,从德国、日本引进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建设精品冷轧、镀锡板和八色印铁项目。当时从德国引进的,是国内第一条八色印铁生产线。生产产品包括王老吉凉茶、奥利奥礼盒、伊利奶粉等产品的食品级铁盒包装,成为国内相关技术的龙头企业。据李民介绍,思文科德通过技术升级,实现了产品的增值增效。“现在许多钢铁企业冷轧就算是最后一道工序了,而在我们这里,这仅仅是第一道工序。”他说,冷轧薄板通过进一步加工成为镀锡板,最后通过八色印铁生产线印刷的成品可卖到9000多元一吨,相比原来卖钢管,一吨多了6000元,产品增值近2倍。在集团整体发展的同时,也不忘对职工进行进一步技能培训。2014年来,集团旗下的金岭铁矿效益并不如意,集团在征集的职工意愿的基础上,今年还将部分老职工转移到冷轧薄板生产线上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