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江苏钢沃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网站!

咨询热线:

0510-85215123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正文

公司新闻

全国热线

0510-85215123

中钢协:产量20年首降 有些钢企要想好怎么去死

发布时间:2019/5/9 12:02:02 作者:江苏钢沃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中钢协:产量20年首降 有些钢企要想好怎么去死在经历了20年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粗钢产量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首次下跌。日前,中钢协公布上半年钢铁产业发展数据。企业观察报记者注意到,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4.1亿吨,同比下降1.3%。按照中钢协的说法,2014年很有可能是我国粗钢产量进入峰值区的标志。而参照发达国家粗钢产量变化的趋势,我国粗钢产量达到峰值以后,将在峰值附近波动一定时期以后呈现下降趋势。对此,分析师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产销量下降说明企业的生存压力在增加,钢铁行业将步入真正调整期。”另有分析师则对企业观察报记者表示:“尽管下降幅度不大,但这一转变意义显著,说明企业对未来的判断进一步趋向悲观。”她认为,未来几年内的严冬中,一批“不够强壮”的钢企将被淘汰。这与之前国家冶金局原局长、全国工商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的观点一致:“2015年,一些钢铁企业要想好怎么去‘死’。”市场、环保双重压力下钢铁战车被迫减速很长一段时间,削减钢铁产能和产量是中国工业管理部门的一大任务。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2月至今,国家相关部门已先后出台了20多项淘汰钢铁落后产能的政策。然而,事实却是越削越多,即使在钢铁行业已经开始进入低迷期的2008年以后,粗钢的实际产量仍在不断攀升。这次钢铁产量20年来首跌是怎么出现的?企业观察报了解到,市场倒逼和环保压力是主要原因。2013年之后,长期的价格低迷导致了部分钢企生存艰难,包括山西海鑫钢铁在内的部分钢企走到了破产的边缘,以宝钢、河北钢铁为代表的钢铁航母开始严控产量。然而,由于包括汽车板在内的部分产品销路依然顺畅,粗钢需求量依旧在增加。不少企业为了在竞争中占领更大市场份额,不惜大搞“失血性”生产,宁亏不退,所以整体产量依然在攀升。某种意义上,这种不自律的行为是普遍现象。中钢协承认,很多企业都是希望别人自律,自己却不自律。为此,中钢协多次提出,企业要渡过难关,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控产量,实现“不给钱不发货,没有合同不生产,低于成本不生产”的良性生产局面。然而收效甚微。2014年,中国粗钢需求量达到顶峰并开始下降,钢材价格跌回2003年的水平,几乎所有的钢铁产品销售压力都在增加。对此,胡艳平认为,日益严酷的市场形势下,不少企业终于开始恢复理性,“真正地把活下去当做当前的第一要务”。另一个直接原因是,实体经济长期低迷引发银行警惕,抽贷现象在钢铁等不景气行业时有发生。数据表明,中钢协会员企业2014年负债为3.2万多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3%,部分企业负债率已高达80%。仅在今年一季度,银行抽贷就达到650亿元。分析师表示,遭遇银行抽贷的同时,部分钢企对外融资的积极性在下降,比如河北钢铁降本增效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不再新增贷款。整体上看,2015年上半年,钢铁企业银行借款同比下降6.43%,其中短期借款同比下降9%。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加上银行供血减少,大多数钢企自然无力维持“失血性”生产的局面,减产自然顺理成章。除此之外,分析师认为,持续加大的环保压力也成为部分环保不达标钢企减产的原因之一。淘汰期即将到来降本增效是活下去的关键对于目前的钢铁行业形势,有观点认为,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但更多人的判断则更加悲观。工业和信息化部7月组织的2015年上半年钢铁行业运行分析座谈会上,工信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毛伟明认为,工业经济增长积极因素在增多,但钢铁行业整体状况没有明显好转,“面临市场供大于求、效益持续低下、环保压力进一步加大等困难,形势更为严峻。”赵喜子则认为,“十三五”期间将是中国钢铁业的真正“寒冬”。分析师表示,一带一路和京津冀一体化建设有望给钢铁行业带来新的转机,但效果要在几年后方能显现,“在市场和环保政策的双重挤压下,将有一批钢企出现资金断裂,在春天到来之前死去。”对于钢企而言,在此期间能够活下去重于一切。为应对恶劣局面,钢企各显神通。具体办法包括调整产业结构、发展非钢产业、建设电商平台、加大出口力度等。“目前还没有看到特别成功的案例。”分析师表示,毕竟钢铁企业普遍规模大、负担重,转身转型难以一蹴而就。“而且钢铁产业的发展与大背景关联密切,当下游产业对产品需求的质量要求普遍不高时,钢企走得太快也并不合理。”分析师表示,对于大多数钢铁企业而言,降本增效虽是老生常谈,但却最有效力。她透露,唐山地区的一些民营钢企,比如荣程钢铁、建龙钢铁依然能实现7%左右的利润率,远高于行业水平。“其实这些企业设备、产品并不高端,但生产效率更高,成本更低。”中钢协披露的数据显示,当前钢铁企业之间的贫富分化已非常明显。上半年,盈利前10名企业合计盈利165.9亿元,同比增长113.1%;亏损前10名企业合计亏损139.7亿元,同比增长152.3%。二者相比,最根本的差距来自生产效率。比如优劣企业生铁的制造成本差距最高达到900元。效益较好企业的人均产钢量在1000吨左右,部分企业不足500吨。中钢协认为,这清晰地反映出企业的现代化管理水平,值得研究。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于勇也认为,钢铁行业的困境根本上是由于企业自身工作没有做到位、没有把高盈利期间染上的“富贵病”根除而造成的。事实证明,根除富贵病对钢铁企业降本增效效果明显。仍以河北钢铁为例,2014年一年,河北钢铁通过削除附加成本,挖潜增效达到276亿元。